Unification

孔慶東:忠義愛國,決勝統一


——在“忠行大義 共促統一”第三屆洪門愛國文化研討會上的發言

  諸位領導、諸位將軍,諸位洪門昆仲和海內外的師長賓朋:

  今天是我第三次參加洪門愛國文化研討會,非常高興看到這麼多老朋友的面孔,這並不只是因為個人的友情,而是今天又一次讓我感到,祖國統一的步伐又向前邁進了,又加快了。以前兩次,我已經發表過一些拙論,今天我簡短地說幾句,作為對前兩屆我話語的補充。

  此刻我們在這裡召開的是洪門愛國文化研討會的第三屆,我清楚地記得第一屆也是在釣魚台舉行的,那一次給我很大的震驚。召開第一屆洪門愛國文化研討會,我覺得黨中央真是英明。我是研究江湖文化、研究武俠文化的,三百年來,洪門沒有以這兩個字的名目,在“朝廷”公然的開過會,這一次會就說明:洪門已進入“朝廷”正式序列。在座有好多位將軍,知道一場戰役首先要講戰鬥序列,洪門已進入我中華民族統一大業的戰鬥序列。

  因為第一屆開得很成功,所以第二屆就開到北京飯店去了。那是全世界最有名的飯店之一,解放前叫六國飯店。在那裡召開的意義是不言而喻的,等於是向全世界公開昭示,中華民族的各個領域、各個層面都來參與到愛國統一大業之中。今天第三屆我們又回到這裡,這三屆會議本身就是統一大業不斷進展的一個成就和旁證。

  記得第一屆的時候初見劉會長,我跟他套近乎,說劉會長就是當今的陳近南。三百年前陳近南的名字不得了,“為人不識陳近南,縱是英雄也枉然”,所以我說我們必須要認識劉會長。今天我們在這裡再次召開會議,這說明“陳近南”已經到北京來開會了,這是一個具有像徵意義的事件,三百年來沒有的事件。同時它也說明,洪門也好,黨中央也好,在祖國統一的問題上,既是決心堅定,同時又是穩步前進,一步一個腳印、紮紮實實地向前。

  我願意借用習主席十九大報告裡的一個詞:決勝,十九大報告的題目就是要決勝——決勝建成小康。對於我們這次會議來說,我願意把我簡短的發言命名為“忠義愛國,決勝統一”。也就是說統一這件大事,同樣到了決勝的階段,十成已經有了八成。十九大揭開了中華民族歷史進程的一個新時代,這是十九大最重要的一個關鍵詞。十九大召開之前,我也在揣測習主席將怎樣命名十八大以後的中國,他提出了一個“新時代”——把一個常用詞變成了一個特殊的關鍵詞。新時代當然就有新任務、新目標,習主席提出了中華民族當前存在的新矛盾,這個矛盾是什麼呢?就是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願望和我們的發展還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對於中華民族來說,現在不是吃不上喝不上的矛盾了,不是強敵環伺要亡國滅種的矛盾了,是我們要生活得更好。

  既然要生活得更好,要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那麼對於中國人民來說,最美好的一個願望就是要完成祖國統一。這也是人民共和國第一代領導人、第二代領導人不能夠瞑目於九泉之下的、也是他們的最美好的心願。完成祖國統一才能算中華民族復興,不然就好像月亮缺了一塊,就好像美國的蘋果品牌的LOGO,被咬了一塊一樣。蘋果的LOGO是很不吉利的,不知道誰給它策劃的圖案,蘋果再好,這個LOGO被人家咬了一塊,醞釀著這個國家要出大事,它是一定要出大事的。美國人不懂風水。

  說到美國,我這幾年連續到國外去,到美國去、到歐洲等地去,每一個國家對於中國的旅遊者來說,都可以叫做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出去的時候,一個旅遊團裡還有很多人崇洋媚外,到了第三天就愛國了。因為我們親眼看見美國也好歐洲也好,沒吃的,沒玩的,沒好東西。第三天的飯就吃不下去了,到處要找中餐館,而中餐館到了外國也變味了。首先從飲食上就愛起國來,慢慢地再看到外國人與人之間的冷漠、經濟的蕭條,很多旅遊點一半以上都是中國遊客,從一個熱鬧的景點只要走出去五百米,幾乎就是荒無人煙,包括倫敦巴黎米蘭羅馬這樣的大城市。

  正像我小時候經常學到的一句話,叫帝國主義一天天爛下去。帝國主義是一天天腐朽下去,當然腐朽有一個過程。就在這兩天,我們都在議論,特朗普要進行稅制改革。也有人讚揚特朗普個人的魄力,大規模減免普通老百姓的稅,說特朗普要搞社會主義了,要把天平向老百姓傾斜了。他搞不搞社會主義我們不知道,但是,這是他被迫鋌而走險的一招。他這一步棋必然要遇到極大的阻力,能成不能成都將在美國引起軒然大波。減了稅,可是政府還要花錢搞那麼多的基本建設,這是美國的一個主要矛盾。美國如何解決這個主要矛盾呢,如果自己解決不了,它就要把矛盾向外轉移,特別是要繼續在太平洋周圍製造緊張局勢。所以它的大趨勢是一天天爛下去,大趨勢是中華文明一天天振興起來。可是在這個過程中,矛盾摩擦一定是免不了的。

  台灣夾在中間,人民一定痛苦,台灣的經濟短時期內看不出有復蘇振興的跡象。這種台灣人民的痛苦會被強盜所利用,造成親痛仇快。在這種情況下,迅速地完成統一,也是符合台灣人民的利益和心願的;長期拖延下去,恐怕就會發生我們所不願意見到的戰爭。我前幾天剛剛去過葫蘆島,參觀了塔山阻擊戰紀念館。在座軍方的朋友都知道,塔山阻擊戰是人類戰爭史上最偉大的阻擊戰。如果塔山失敗,錦州就拿不下來,錦州拿不下來,遼沈戰役的情況會改變,三大戰役不存在了,新中國的建立可能就要推遲。僅僅從軍事角度來說,塔山阻擊戰是輝煌的登峰造極的一戰。蔣介石親自指揮陸海空三軍,竟然拿不下一個小村莊,塔山既無塔又無山,是東北平原。塔山的失利透露出國民黨方方面面的腐敗、無能。塔山阻擊戰雙方都有巨大的傷亡,我在那裡看著那片平原,想著當年幾十萬人在這裡廝殺,一方面我非常敬仰當年的人民英雄;另一方面,我又不希望此後中華兒女再有這麼大的犧牲。剛才聽姚有志將軍講文事武備的時候,我心裡想,武備要有,有武備的目的正是為了減少傷亡,減少中華民族的巨大犧牲。

  回到我們洪門來看,洪門本身俱有悠久的愛國傳統。追根溯源,洪門本來就是胸懷天下的革命組織,要從革命歷史來講,洪門比國民黨、比共產黨都早得多。而國共兩黨的許多精英都出自洪門。當然任何組織時間長了就會良莠不齊。國民黨首先腐敗掉了,共產黨我們知道今天腐敗的情況也很嚴重,所以最近的幾屆黨代會都大力講反腐敗的問題,講反腐敗要零容忍。十九大剛剛閉幕,人民群眾可能有的還以為反腐敗要歇一歇了。沒有歇,黨中央馬不停蹄,十九大剛一閉幕,馬上又有大老虎落馬。所以人民群眾知道——好,黨中央反腐敗這件事,它不是敷衍,而是沒有止境的。有多少人腐敗,就有多少力量來打你。

  當今這種情況下,朝野各方能夠通力合作,其中洪門就更應發揮溝通五湖四海的積極作用,這是洪門在中華民族所處的位置所決定的,洪門的這個作用是其他組織不能替代的。所以,我很期待四海的洪門兄弟,以身作則,普及和弘揚忠義精神,引導同胞四海歸心。講忠義這是對的,可是還要注意,忠義必須有對象,忠義於誰,這是一個關鍵的問題。講到忠義,我這個年齡段的人可能會想起當年的一部樣板戲叫《沙家浜》,《沙家浜》裡有一支隊伍叫忠義救國軍。忠義救國軍的胡司令當年抗日的時候,共產黨阿慶嫂救了他的命,把他藏在水缸裡,躲過了日本鬼子的搜捕。可是後來胡司令要投靠日本人,還叫忠義救國軍,革命群眾沙奶奶就憤怒地批判他:我問你忠的是哪一國?你們其實不忠不義,你們是漢奸走狗賣國賊,枉對了忠義二字。所以忠義是要有正確的對象的。按照中華文化來說,忠義要忠於正確的原則。對於今天來說,我們忠於的是祖國,忠於的是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

  而台獨勢力和其他各種敵對勢力是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台的,所以我非常贊成兩手準備。當年,1949年三大戰役結束之後,根據今天我們對歷史材料的研究,蘇聯和美國都不許毛澤東打過長江,兩大強國給了毛澤東巨大的壓力,並且說,如果打過長江去,你們就要負挑起戰爭的責任。毛澤東徹夜難眠,那個時候,沒有人支持他。怎麼辦?毛澤東就想,為了中華民族的千秋大業,為了以後神州大地不再有巨大的戰爭,此時此刻必須打過去。當然他也跟國民黨一直談判到最後一刻,他說無非是兩種方式,一種是開著大砲過去,一種是唱著歌子過去,你們選擇,是開砲過去還是唱歌子過去。很可惜,國民黨的領導人最後選擇了讓解放軍開著大砲過去。

  我希望在新的歷史時期,我們是唱著歌子過去,無論是唱著京劇、唱著流行歌曲,還是唱著鄉村民謠,這是我們理想中的結果。但是要達到唱歌子過去,必須有大砲做後盾。我把它概括成就是中華民族的武俠精神,以武來行俠。我剛剛去過塔山,給葫蘆島的干部作十九大報告的輔導。我講,這片土地雖然第一次來,但我從小就知道,一個是威武不屈、血戰到底的塔山精神;還有一個事情在這裡發生過,就是毛澤東在1956年八屆二中全會上講:錦州那個地方出蘋果,遼西戰役的時候,蘋果熟了,我們的戰士一個都不去拿。戰士們就埋伏在蘋果園裡準備打仗,渴得嗓子冒煙,一天一夜;有的蘋果掉到地上爛了,戰士們問能不能吃,指導員說不能吃,這是老鄉的蘋果。我說這兩個精神概括起來就是武和俠。武和俠結合起來,是中華民族以前曾經興盛、將來還要再复興的一個根基。我們弘揚了這個精神,就能以武行俠,修成正果。

  我相信,我們開過三屆洪門愛國文化研討會之後,一定會產生持續不斷的、大規模的海內外的影響。要讓五湖四海的中華同胞都知道,祖國統一這件事情是人人有責、人人受益的。將來我們唱著歌子的那一天,我相信五大洲的洪門兄弟,將再一次把自己的名字,書寫在中華民族光輝的歷史上。

  謝謝各位!

                                                                                                                                                                        2017年12月4日 釣魚台國賓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